“人們說我應該撤銷論文,但這樣做意味著我的研究成果完全錯誤。我不能對世人這樣說,因為這一研究成果是正確無誤的。”——小保方晴子
  日本女子小保方晴子今年1月因在英國權威學術期刊《自然》發表具有突破性的乾細胞研究論文而名聲大噪,甚至被追捧為有望衝擊諾貝爾獎的“日本居裡夫人”。
  日本政府摩拳擦掌,意欲打造更多的“小保方”。然而,她的論文很快引起造假質疑,給對她寄予厚望的日本政府和社會潑了一盆冷水。
  人們驚訝地發現,她捏造和篡改論文圖片數據,是為了讓效果“更漂亮”。
  獲追捧,再受質疑
  如果學術論文站得住腳,她原本堪稱“時代寵兒”。
  今年年初,一個愛打扮、懂時尚的日本女研究人員進入公眾視野,迅速受到學術界、政府乃至普通民眾追捧。
  作為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學術帶頭人,小保方晴子及其研究團隊1月在英國《自然》雜誌上發表論文說,他們把體細胞放入弱酸性溶液中並施加刺激,成功培育出能分化為多種細胞的STAP“萬能細胞”。
  理化研究往往給人以嚴肅枯燥的感覺,出生於1983年的小保方卻這樣向媒體描述她的研究成果:起初她想把萬能細胞命名為“Princess(公主)細胞”,原因是它在接受外界刺激後獲取多樣性,就像被王子親吻後蘇醒的公主一樣。
  因培養過程簡單安全,有望給再生醫療帶來新思路,論文發表後備受關註。然而,很快便有眾多研究人員經由互聯網對論文提出諸多疑點。在輿論壓力下,理化學研究所2月中旬成立專門委員會調查論文材料可信性。
  調查委員會本月1日公佈報告,認定小保方在研究過程中存在“捏造”和“篡改”圖片的行為。報告說,論文中的一張實驗照片酷似小保方博士論文中照片,這從根本上破壞了數據的可信度,屬於“捏造”行為;另一張實驗照片是合成照片,屬於“篡改”行為。
  小保方9日召開新聞發佈會,承認自己“疏忽大意、學業不精、不成熟”。在前一天遞交的一份申訴中,她辯稱,自己對論文中的照片做手腳,只是為了讓它“更漂亮”。
  對小保方改動圖片的行為,多家媒體不約而同地用同一個詞描述:“化妝”。
  雖致歉,辯解更多
  9日新聞發佈會持續兩個半小時,由日本多家電視臺現場直播。小保方晴子著深色裙子,戴白色珍珠項鏈,長髮披肩,鞠躬致歉(上圖)。
  然而,小保方繼續對篡改照片數據的行為作辯解,“我以為只要能夠恰當展示成果,這樣做就沒問題”。
  論文獲《自然》雜誌發表以來,多名研究人員表示按照論文中所提實驗方法無法再現實驗結果,對STAP細胞究竟是否存在提出懷疑。
  小保方9日拒絕承認她的研究成果站不住腳,“STAP細胞表徵經過多次確認,我們曾經200多次成功培育出STAP細胞”。
  對理化學研究所勸告這篇論文的各執筆人撤銷論文,小保方在新聞發佈會上回應:“人們說我應該撤銷論文,但這樣做意味著我的研究成果完全錯誤。我不能對世人這樣說,因為這一研究成果是正確無誤的。”
  這項研究由日本理化學研究所、山梨大學和美國哈佛大學共同實施,一度被視作具有里程碑意義,因為此前科學界認為動物細胞無法單賜飩緔碳ぷ涑啥嗄苄韻赴6遙胗滌型芰Φ撓盞級喙δ芨上赴╥PS細胞)和胚胎乾細胞相比,新細胞的製作方法更為簡單安全。
  理化學研究所理事長野依良治本月早些時候說,研究所要花費一年時間進行實驗,以驗證是否能夠培育出STAP細胞。
  期望大,失望更大
  小保方晴子今年因乾細胞研究名聲大噪,隨即被日本政府和全社會寄予厚望,被視為今後有望衝擊諾貝爾獎的“日本居裡夫人”。
  日本科研領域向來以中老年男子為主,給人以古板嚴肅的印象,而小保方青春靚麗的形象迅速深入人心,讓日本科研領域颳起一股新旋風。除了乾細胞領域的“顛覆性突破”,一些媒體對涉及小保方的“花邊新聞”也饒有興趣:她每天花不少時間打扮自己,喜歡穿著祖母親手縫製的廚房罩衫而非白大褂搞研究……
  日本社會本來對乾細胞研究抱以極大期待,現在卻由於論文造假醜聞而轉為巨大失望。按照美國紐約大學蘭貢醫療中心生物倫理學專家阿瑟·卡普蘭的說法,這起醜聞對日本科研可謂“毀滅性的一擊”,且令日本政府尷尬。
  小保方2011年獲日本早稻田大學先進理工學研究科生命醫科學專業博士學位。消息人士披露,早稻田大學已經成立一個調查專家組,著手重新評估大約280篇博士論文,一旦發現問題可能撤銷作者的博士學位。
  (新華社今天上午特稿)
  (原標題:“日本居裡夫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oy59oyue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